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善终小说》最新章节。

“她毕竟是你的亲骨肉,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要打她巴掌,要不是霍竞深赶来阻止,你让外人怎么看?让霍家怎么看?”

霍老爷子和霍老太太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儿去,这让苏婠婠相当忐忑,忙看向霍竞深:她叫错人了?“不饿。”苏婠婠嘴角一抽。

然后想说一句,文里每个人物出现都是有原因的,后面也会有故事发生,所以千万不要觉得我啰嗦凑字数哦~墨唯一笑嘻嘻的坐了回去,终于有空查看自己的伤情。

向黎黎不禁多看了几眼。向黎黎面色不快,“被买了?”向黎黎一听这话更不乐意了,“行,那我等她出来。”“姐,过来坐。

霍竞深依然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,半眯着眼,俊眉微挑,指尖无意识的摩挲着手中的签字笔。苏绾绾抓起外套,不顾现场所有人的尖叫和挽留,风一般的往台下蹿。

很快的,苏婠婠就觉得嘴唇又麻又烫,感觉都不像是自己的了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霍竞深终于将舌退了出来,只不过两人的嘴唇依然密密的贴着。

而且她还没涂药呢……苏婠婠直接吼了一句,“自己拿!”苏婠婠抬头一看。她忙把头低下来,尴尬又脸红的不行。

“妈!”苏妍妍委屈的告状,“姐姐知道我和云哥哥在一起了,我要解释她不肯听,还动手打我。”“对,我是打她了,怎么了?”苏婠婠双手环臂,高傲的抬起小下巴,一字一句,铿锵有力,“她小小年纪就勾搭姐夫上床,17岁就这么不知羞耻,真是够饥渴的。

”霍竞深不愿再浪费时间,快中午了,一会老太太又得打电话来催。**“什么?”霍竞深低下头,薄唇几乎要贴上她的脸颊,“宝宝刚才说什么?”昨晚他在床上疯狂发泄兽欲的时候就是这么叫她的!“老流氓!”苏婠婠脸有点红,又骂了一句,再也不想看他,迅速往前一瘸一拐的走。

而且刚好在她说让人检查周围的时候就冒出来?“唯一,你怎么回事?”墨耀雄也有点生气,“大半夜的,你存心折腾人是不是,无缘无故的,云瑶她为什么要吓唬你?”

很快,房间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烟味,尼古丁的刺激让不断叫嚣的身体稍稍恢复了冷静,只是好景不长,“吧嗒”一声,浴室门被打开了,苏婠婠走了出来。

“妈的停车,臭丫头你给我停车!停车,停车啊啊啊啊啊啊……”**还好这一路上没遇到警察,她直接将车开到苏家门口。

谁知墨唯一直接开呛,“婠婠,我之前听你说霍家三少爷和邢遇云是好兄弟,今天一看还真是,不但喜欢穿同一条裤子,连打炮都喜欢用同一个洞。

还是一贯的白色衬衫配黑色西裤,微抬着下颚,长身而立,衣冠楚楚,一派清俊儒雅的成功男士模样。谁会想到这样的他,会半夜拉着女人的手,给他做那种事情?“我白天要去公司,有事给我打电话。

知道女人生理期肚子疼要喝红糖水,还帮她冲好,现在又在为她做饭……霍竞深将切好的土豆丝放进盛满清水的洗菜盆,灯光下,他冷峻的五官轮廓显得温柔许多,“一会有人会送来。

“就像刚才那个花店的老板,她死不承认让那个小孩子骗过我,就连保安都不站在我这边,最后还让我赔钱!”

然后,她看着身材高大的霍竞深,歪着小脑袋,思考了一下,萌萌哒的挥动小手,“叔叔再见。”霍竞深:“……”等霍竞深在身边坐下,苏婠婠低声说道,“叔叔?哈哈哈哈……”“我大?”苏婠婠咬牙切齿,“我再大能有你大吗?”霍竞深眯了眯眼,突然,低下头,在她耳边低声说道,“老公这么大,宝贝是不是很满意?”竟然秒懂了!还好,小家伙坐在对面,隔得远,应该没听到。

”张开双腿让他给那种地方涂药膏?“听话。”“你涂不涂?”“……”霍竞深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要被用光了。------题外话------让我知道有多少人在看文,自己不是在写单机……055,一个小姑娘而已,他还是操劳得动的苏婠婠咬牙切齿,“我选择去死!”“宝宝你妹啊,不准再叫我宝宝,你恶不恶心!”太特么肉麻了!霍竞深挑起一道眉,“不喜欢我叫你宝宝?”“可是我喜欢。

“切,不过就是一个草包,命好,投胎到了墨家罢了。”“哈哈那个萧夜白不过就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……”

看到霍竞深,她立刻开口,“霍总,我手机摔坏不能用了,等回家我再加你的微信,记得要通过哦。”……墨家别墅的院子外,墨唯一下车后,慕尚就掉头离开了。

客厅的沙发上,霍竞深正坐在那看财经新闻,听到声音他立刻起身,过来抱着她就朝床边走。霍竞深看着一惊一乍的小妻子,停下脚步,“我是想要跟你做爱。

渐渐地,她感觉体内的那股燥热感越来越强烈,尤其是小腹部位,瘙痒的不行。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,她怕等会儿自己会失态!“等一下。

但是一路走来,阿苏体验了新人的艰难,所以我会继续努力更新,也希望小可爱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订阅,让我早日成为老人哈哈~1,只要今天在书城和潇湘订阅全本的小可爱都可以进高级V群抢真金白银大红包!3,只要在潇湘留言的正版读者都有28xxb奖励!大年初一到初三有效!要求是正版读者,也就是有粉丝值的,订阅即可~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小屁孩而已,就算做五年级的题目,又能难到哪里去?“一个池子里装了三根水管,甲为进水管,乙为出水管,乙水管20分钟能放完水,丙也是出水管,30分钟能放完水,如果先开了甲水管注满水,再开乙水管放水,10分钟的时候再开丙水管……”结果算了半天,发现自己算不出来。

只见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,白衬衫搭配酒红色领带,整个人干净斯文,就连鬓角都修剪精致到一丝不苟。

真替他爸妈感到担心哦……苏婠婠摇摇头,推门回屋。手机突然响了,她拿起一看,很快接通,“喂。”

”她一愣,转身就想走。向苒芯小声说道,“太晚了,我们明天再过来吧。”

霍竞深依然衣冠楚楚的站在那里,双手插在西装裤袋,神色淡淡,下颚微抬,端的是风度翩翩,优雅矜贵。

“婠婠,我先不说了,小白回来了,拜拜。”说完,电话就被挂断了。这个有老公就没闺蜜的墨小色!见色忘友!**“小白。

“没其他事我先走了,迟到的话,褚少会扣我工资的,告辞。”时欢说完,快步走进了电梯。她挑了挑眉,然后,实在忍不住,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,“阿煌,你在哪,我要见你。

还是一成不变的黑色套装,戴着足以遮住大半脸庞的黑框眼镜,和现场其他女人的精心装扮完全不同。苏婠婠有些惊讶,怎么这个时欢又做秘书又做女伴的?现在台上司仪展现的是第二个拍品:一串翡翠项链。

苏学勤给她定制了一套礼服,只不过昨晚兵荒马乱的,她忘记带回来了。苏婠婠对着房门哼哼两声,拿起手机,给苏家打电话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善终小说》最新章节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现代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天子剑诛魔篇

叶胜群

黑科技神豪

林承龙

护花兵王在都市

风雪凋零雨

鬼契

流云之梦

纨绔公子

辛老五

全能男神系统

高冷的沐小婧